2014年2月28日星期五

新鲜人





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有点刺鼻,衬衫也沾了一点气味,

天空的颜色像涂抹了灰色的颜料,阳光被阻挡着,

本来张扬刺眼的阳光也含蓄了起来,云朵像是睡着了一样躲在了由烟霾形成的被单里。

六点了,是放工时间,楼下车辆明显变少了,

上班的人放工回家去了,少数勤劳的仍在工作,

也可能是回家没事干吧,只想找个寄托找个地方聊聊天,

泊油路上,塞满了想回家的人们,人们驾着车,

虽然是驾着,但他们手上总是拿着一台手机,

一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滑着手机屏幕。

车辆,高速公路,路边的小草,被人随手丢弃的塑料袋,

在我眼里像是各种颜色的物体,

只是有些会动的,有些静止的,有些是大的,有些是小的,有些是没有形状的。

我闪过路上的小窟窿,小窟窿里是干燥的只有沙石子,

如果下一场小雨应该会把洞填满吧,那么我想应该就闪不开了。

每天都会从这里行驶出去,从天桥底下绕道回家,这是每天最烦恼的事情之一比起工作,

车从右边驶来,没有减速的感觉,可能他们也想快点回家吧,

我知道如果要过去,就得勇敢驶出去,

在那一刻我总感到心跳加速,血液从身体里解放出来,整个人热热的。

我记得这种感觉,像是看了一些热血影片或听了一些很感动的音乐时会有,

但不是每一次,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这感觉让我有点飘飘然,是亢奋是希望催使,像股电流通过我的皮肤直穿到我心脏,

但这感觉很快就不见了,像旁晚的夕阳一样,稍纵即逝,让人留念。

今天是当编辑的第21天,从销售人员到文字编辑的工作,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转

坐在办公室里头,面对各式各样的稿件,每天都在堆砌词藻,整理文稿

这就是我想做的吗?少了驾车穿梭城市与街头之间,少了与人对话,多了思考,多了快乐,

我不懂这是个怎样的道路,我懂这只是起航,我人生未知的旅程,

就像路飞刚开始一只小船挂上海盗旗一样,并大声说我要做海贼王!


而我要做旅行文学作家!我知道这不容易,我知道这需要努力和时间沉淀,

但我不求练就绝世神功,只想练得一身好本领,为自己为世界留下些东西,


我没有很深厚的华文底子,只能靠后天努力阅读练习,多想多写,

我知道梦想不会远,远的是那容易疲惫的心灵,

但相信老天爷对努力的人是照顾的,

现在没有人懂,恰好是好好深耕的好时机,

未来的我不懂,也无法预知,那更好,

文字的世界像是一亩梦田,日夜灌溉孕育着属于我的稻田,


燃烧着自己内心深处的热枕,那感觉就像美国之旅那样酣畅淋漓,无悔无憾。

2014年2月25日星期二

有点别扭的都市人爱情
























在宿舍房里,一个人坐着听音乐,不敢把音乐开得太大,

因为我知道等下有个人会敲我房门,深怕听不见门声。

过了一会儿,听到敲门声,是她,在这晚上只有她会敲我房门。

我和她走了出去,忘了这是第几晚送她上班了,

隐约记得走在路上时,看见昏暗的路灯,一盏盏地在各自的岗位,

路灯拉长了彼此的身影,

看见稀少的人群坐在木板桌上,抽着烟,说着话,

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懂他们在看着我倆,好像在窥视着我们似的,

夜里的路特别特别宁静,偶尔会看见餐厅值夜班的人匆忙地赶回宿舍,

而我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缓慢的脚步声与她的声音,在这空间里回荡着,只有我们两人。

我们走在被森林环绕的羊肠小径上,这是她每个晚上上班会走的路,

至少和我一起的时候是,

夜里的温度很冷,这使我们彼此靠近了些,

我们聊着今天遇到的人事物,而我听居多,因为我希望能听她多讲些,

这路程很短,不知道是否和她的关系,

好希望它能长一点,长多一点就好,那么我们就能多聊些。

在那个夜里,我认识了她,她说了很多关于她的事情,

原来我们都来自同一个国家,原来我们读着同一所大学,原来在同一天毕业,

更凑巧的是在毕业典礼时拍的照片竟然有她外婆的身影,

很多的原来,但是在这之前却从来不认识彼此,

时常会想如果我们是在马来西亚那繁忙的大都市里头认识,

是否会停下那匆忙的脚步留意到她,

是否会抛开所有回忆的枷锁勇敢地追求,

是否会掀开面具下呈现出最真实舒服的自己,

太多的是否我知道只是自己徒添的瞎想和疑虑。

爱从来都来得让我措手不及,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想想这样也好,是缘份是老天爷把我们凑在一块,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那一瞬间,我觉得很幸福,漫天的繁星点缀了我们的世界,像是在童话故事的世界一样,

我知道我们的爱已不像初期来得浓烈,有时候可能会有点小粗心小冷落,这我都晓得,

相反我会更珍惜现在那像黄石湖水般安逸自在的感情。


2014年2月18日星期二

露营初体验

























河流徐徐发出清晰的声音, 像是家里水龙头忘记关了一样 ,

夜晚来得特别早,天气异常的晴朗,如果温度再高点就完美了,

这里都是针叶树林,围绕着我们,这么巧就这一块地是空的,

它们像是守护神一样耸立着,静静地观看着我们这群闯进它领地的人,

三五成群的我们,围着火堆,烤着香肠, 喝着小酒,

彼此聊天,倾诉着,内容好像都围绕着自己国家,每个人都想说,但没有人想听的感觉,

夜晚很冷, 很冷, 深夜了我没有睡觉,因为太冷睡不着,

干脆坐在火堆旁直到天亮, 

木柴一根接一根地燃烧, 树林里的木材都被我拿来取暖了,

那天观看着星空, 感觉很疯狂, 很浪漫, 

虽然是深夜, 但是皎洁的月亮, 照亮了露营的地方,特别特别的明亮,

我怎么会在这?反问着自己,这不像我会干的事情, 但它就这么发生着, 

头脑的思绪在那晚停顿了, 换来的是全身心的沉溺, 

在想是不是太冷了, 冷得忘记了, 忘记了忧愁, 忘记了烦恼,但那样也好,

在那当儿, 太阳升起了, 很漂亮, 红红圆圆的, 湖面和太阳好像连结在一起似的,

很美好, 太美好了,阳光袭来的微温,温暖了我的心房, 真希望时间能停顿在那时候。


2014年2月6日星期四

绝对


我走过了一些道路,

我不知道这些道路,

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只有盲目地一直地走,

身体好像被牵引着似的,

无形但却那么真实,

没有人知道连我自己,

只有它,

你听见缓缓地,

你知道那里有个东西在等待你,

你渴望在下一秒发现它,

你曾经质疑但你知道,

那是一种绝对,

是你生命里的绝对,

它在蠢蠢欲动,

好像这一切就快要发生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