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

When Beatles in Las Vegas





有时候,会胡乱地寻找,应该更像是寻求,寻求一些外在的东西,那可以是音乐、电影、或者一段愉快的聊天。用来平复自己那不稳定的心灵,只是我忘了,孤独是唯一所需的,让孤独滋长,让虚有其表的张扬气质随风而去。





我发现我在一段谈话内容里,总会不知觉地,流露出一些不确定感,话语间总夹杂着“可能是吧,或许对吧”。会发现,其实我对自己总是带着质疑,总是觉得每个答案,都不一定是对的,那或许能有许多的衍生,许多原来我不知道的答案,或者那可以是一种恐惧。





想起在拉斯维加斯的那一天,那一天本该和我现在的女友他们一起公路旅行,开车到大峡谷,去看那浩瀚壮观,由地球千百年断层所形成的山脉,结果因为一些事情错过了,但我想老天爷似乎在考验着我些什么。

那天晚上,和我一起打工的室友,他叫永康,我想写下他的名字,因为人的名字总是特别容易遗忘,但这好像只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们一起在拉斯维加斯乱走,走到哪就是哪,没有目的,好像在等待什么似的。那天,我们就这样乱走到旁晚,搭着巴士,望着巴士里的婶婶们,是一群的婶婶,开心地高谈阔论,老公并没有陪伴左右,想必是大伙儿自个儿出来狂欢。拉斯维加斯就像一个游乐场,专属于大人们的世界,对我来说略显得格格不入的感觉,就像一个小孩在游乐场里迷路了一样。看着车窗外,是一片又一片的霓虹灯,各种广告牌,早上的拉斯维加斯并不漂亮,只有到旁晚,天暗了的时候,这城市才有了一点生气,有人出来说话呼吸的感觉,眼帘里出现了会移动的人群。






看着广告牌,想起在不久前到过纽约的时代广场,两者恰巧有种奇妙的同感和分别。拉斯维加斯感觉就像是美国人特意制造出来的城市一样,所有的设施都存在着目的,五彩缤纷的广告牌是商家千方百计地用某种形式催眠你怂恿你,把商品悄悄地安装在你的潜意识里,逼使得我真有点喘不过气,如何才能和这城市建立起一些连结,一些些就好,至少这样才能稍微快乐起来。




为了补偿浪费了得时间,并让今天不显得那么空虚和无聊,在夜间,我和同伴看了一场由太阳马戏团演的舞台剧,是以披头四时代为表演主题的演出,很好看的一场表演,可能对披头四有种莫名的崇拜,因为他们的音乐和演出,填补了这城市所缺乏的一种氛围,可能这也是马戏团选择演出披头四的原因吧。
也让我唤起.... John Lennon曾说过的话:Life is what happens while you're busy making other plans. 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同时,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









2014年5月26日星期一

雨 | 音 | 灵



灯光在头顶上绽放着,耳朵里的摇滚乐,震动着我的心灵,音乐那头传来的鼓声犹如我的心跳,有些激奋人心,但还远远不足够。那是我常听的音乐,只是雨天让音乐变得似乎有点不一样,像多了点配乐,类似背景音乐,有些突兀但却能接受。

外面的世界黑漆漆的一片,行人在街头小巷穿插行走,汽车在马路上肆无忌惮地行驶着,只因它不像人们般无法遮掩,那即将来临的大雨,像是早期的干旱所导致的因果效应,原来这早已酝酿已久。

这两天,天空总是难免下起一些雨或者倾盆大雨,老天爷好像不经意地携带了一罐子水,时不时就泼洒在这位于赤道的炎热国度,让这国度稍微降温,让国人疯狂的气息稍微冷静,让繁忙的人们因为雨水而被逼稍息片刻,让躁动的心情因为微冷的天气而变得安宁冷静,让炙热的情侣能在雨天里,彼此拥抱聊天。

音乐因为在书写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更换,是一首台语歌曲,台语歌在我的国家里是叫福建歌。祖籍福建永春的我好像能听得懂一些,可能血液里流着祖先的,但仔细聆听,其实大部分歌曲的意思我都不会。真是有违祖先教导,但试问有多少个生活在大都市里的孩子能说得一口流利的方言呢?

歌曲很快进入副歌,音乐给人很励志的感觉,快节奏的吉他身和鼓声互相交叠,演唱者高亢的声音,他好像打算用他的歌声去唤醒我渐渐沉睡的心情,或者对抗因雨水而逐渐降温的环境空间。

这让我联想到另一位艺人的歌声,她的歌声总是和雨水有着莫名的连结,她是孙燕姿。可能恰恰是因为她有一首称为“雨天”的歌曲。每次雨天,总会想起她,貌似站在漆黑的天空底下,大声地吟唱着歌,像雨水般的歌声,与雨水互相结合着,灌溉着那因为躁动而变得忐忑的心灵,更像是滋养着那因为生活而渐渐枯萎的老灵魂。

2014年5月18日星期日

一个门外汉的100英里登山挑战记(二)

习惯这东西很强大,习惯的养成能使我不需要太大的力气,就能轻而易举地你去做一些痛苦的事情,哪怕那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我要把文字当作习惯的一部分,就像吃饭睡觉那样稀松平常,不管是再怎么烂的文章,写的哪怕是日常琐事,也要毫不忌讳地写。

简单地说就是一直一直不停地写,写到天荒地老,甚至明天是末日的到来,在死以前也要努力不停地写。

其实这原本就是开部落格的初衷,把部落格当作练习练枪的靶场,本就不应该局限于任何形式,我想我应该释怀,干脆就乱写一通,至少还是有定期更新就对了。

九把刀说得正好:“人生真的就是他妈的需要不停地战斗!!!!” 我要和我的惰性战斗到底!!!!!

好了,废话太多,进入正题,我在美国的100miles登山挑战记(二)!


-----------------------------------------------------------------



2. West Thumb Geyser Basin  (2 miles)

英文字面的意思好像是叫西边的手指?这地方非常靠近GrantVillage也就是我打工生蛋的地方。

老实说可以用走的到这地方,但是当然有顺风车坐的话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从我住的地方到这里要大概是2 miles的距离,坐车的话大概15分钟,但是走路就至少要1-2小时,间中还要冒着遇到野生动物和汽车飞速前进的风险。所有基于怕死的安全意识,有车坐就再好不过了。

























看到告示板上的 “STAY ON THE BOARDWALK”,在黄石会常看到类似的字眼,因为这里属于活火山区,地低下的水都是非常热的,跳下去会瞬间蒸发掉呢。




这里基本上没什么难度,也称不上是爬山,充其量就是走走看看,但是朋友说这却可以列入范围里面,那么说就是净赚2英里就对了。其实我很喜欢这里,如果每天放工回家,可以到这里坐一下,哪怕是5分钟也好。



Park Ranger也就是警察的意思,他们是黄石公园的警察,负责保护这地方,还有取缔非法者。话说美国人对待非法者可是非常严厉。





















清澈见底的湖水,基本上和我住的地方所看见的是同一个,只是角度差异而已。

有时候,换个角度或心情,看见的是另一个世界。






















中学的时候,绘画老师常教我涂颜色要由浅到深,那才会漂亮,原来确有其事。



























站在陆地的感觉,会不会因为走得太多,而忘了用双脚踩着陆地的时候那份踏实感,有时候走着走着会发现自己原来走了很长的路。




大自然总是提醒着我作为人类的卑微,确实是,我们总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而其实真正孕育着我们的却是这从来都不发一语,比任何人都付出得更多的这大自然。

总结还有:89.3-2.0= 87.3MILES

未完待续...





2014年5月7日星期三

我亲爱的五月蓝天



早晨的时间,大约9点至10点左右,吃完早餐,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到客厅的沙发上呆坐着,等待上班时间的到来,这貌似不是什么很好的习惯,但我却极其享受坐着什么都不坐的时光,时间或许很多,而这却好像是仅有与自己独处的时光。

沙发因为常年坐着,呈现凹凸状,头顶的风扇嗡嗡地作响。因为风,让外头的热度与屋里的热度成了两面极端。加上地上的云石,云石有个奇怪的功能,就是它好像都是冷冷的,云石的花纹没有规则,它只想以它喜欢的方式,呈现独属于它的凌乱美,并活像个冷血动物一样,因为不管温度如何,踩上去总是凉凉的,我想在马来西亚它是个必需品。

屋外,种了一些花草,是妈的宝贝,她一直渴望有自己的园地,种自己喜欢的花草,也因为这样,从小她的亲戚朋友都叫她花姐。我想,她如愿了,只是有草地的园地像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一直存在她脑海里,只是知足让她沉醉于现在。

屋里屋外其实都很简单,有时坐在这,闭上眼睛时,听到的也许比看到的更多,只是在人类的世界,视觉比听觉来得畅销,或者不是。

闭上双眸, 我听见水流的声音,它不明显,因为屋里的风扇声把它掩盖了。听见天空上的小鸟叫声,它停留在一棵不起眼的树上,站在树枝上,安详地与隔壁的乌鸦大哥,互道早安。听见隔壁邻居的咳嗽声,相信是有点感冒了,要照顾好身体。听见对面邻居的小白狗兴奋的吠叫声,摇着白色的小尾巴,像是迎接又像是在提醒主人有陌生人经过,小狗想告诉我们的是什么,从来都没有确切的答案,但人类一直以为都懂。





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缓缓地,好像还在沉睡一样的声音,像湖水般宁静,这感觉很好。

心告诉我可以选择想听想看的,只要那都是美好的。在世间所听到看到的,可以未必是真的,虚实之间理应有所保留,在午夜梦回时,像电影一样播映,彼此互相辉映,有时候何必太认真太执作。

你说对吧,总是漂浮不定的,我亲爱的五月蓝天。



李宇恒

2014年5月4日星期日

生活里的云



晴空上的彩云似乎对于有流浪情怀的人来说都有特别的意义,

因为它只存在,

单纯地,

不管你开心与否。























云....

它不会说话,但你曾对它诉说着自己的一切,好像好朋友一样。

你欢喜的时候,它会安详地待在你的头顶,看着你,以你为傲。

它以不一样地形式,出现在你自以为漂亮的风景照片里。

它夹在楼宇之间,以蓝白勾勒出城市美景,让你忙碌之余,能有喘息的瞬间。

你伤心的时候,它会安慰你,用它的宁静和旷阔的肚量拥抱你。

你寂寞的时候,它会像暂时的恋人一样,在悠闲的午后,告诉你是时候出来走走。

它总是飘零,飘到无边的天涯海角,陪伴你走到世界的尽头。

它从来不曾背叛你,它一直都在,和你的心和梦一样。

而它更应该含括更多,比如生活,只因它无时无刻都在,不管你喜欢与否。

随笔之所以称为随笔,是因为它很随性地,随地地记录他的心情及涌现的灵感,好像和云有某种形式的牵连索引,所以,我喜欢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