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7日星期三

我亲爱的五月蓝天



早晨的时间,大约9点至10点左右,吃完早餐,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到客厅的沙发上呆坐着,等待上班时间的到来,这貌似不是什么很好的习惯,但我却极其享受坐着什么都不坐的时光,时间或许很多,而这却好像是仅有与自己独处的时光。

沙发因为常年坐着,呈现凹凸状,头顶的风扇嗡嗡地作响。因为风,让外头的热度与屋里的热度成了两面极端。加上地上的云石,云石有个奇怪的功能,就是它好像都是冷冷的,云石的花纹没有规则,它只想以它喜欢的方式,呈现独属于它的凌乱美,并活像个冷血动物一样,因为不管温度如何,踩上去总是凉凉的,我想在马来西亚它是个必需品。

屋外,种了一些花草,是妈的宝贝,她一直渴望有自己的园地,种自己喜欢的花草,也因为这样,从小她的亲戚朋友都叫她花姐。我想,她如愿了,只是有草地的园地像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一直存在她脑海里,只是知足让她沉醉于现在。

屋里屋外其实都很简单,有时坐在这,闭上眼睛时,听到的也许比看到的更多,只是在人类的世界,视觉比听觉来得畅销,或者不是。

闭上双眸, 我听见水流的声音,它不明显,因为屋里的风扇声把它掩盖了。听见天空上的小鸟叫声,它停留在一棵不起眼的树上,站在树枝上,安详地与隔壁的乌鸦大哥,互道早安。听见隔壁邻居的咳嗽声,相信是有点感冒了,要照顾好身体。听见对面邻居的小白狗兴奋的吠叫声,摇着白色的小尾巴,像是迎接又像是在提醒主人有陌生人经过,小狗想告诉我们的是什么,从来都没有确切的答案,但人类一直以为都懂。





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缓缓地,好像还在沉睡一样的声音,像湖水般宁静,这感觉很好。

心告诉我可以选择想听想看的,只要那都是美好的。在世间所听到看到的,可以未必是真的,虚实之间理应有所保留,在午夜梦回时,像电影一样播映,彼此互相辉映,有时候何必太认真太执作。

你说对吧,总是漂浮不定的,我亲爱的五月蓝天。



李宇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