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31日星期六

When Beatles in Las Vegas





有时候,会胡乱地寻找,应该更像是寻求,寻求一些外在的东西,那可以是音乐、电影、或者一段愉快的聊天。用来平复自己那不稳定的心灵,只是我忘了,孤独是唯一所需的,让孤独滋长,让虚有其表的张扬气质随风而去。





我发现我在一段谈话内容里,总会不知觉地,流露出一些不确定感,话语间总夹杂着“可能是吧,或许对吧”。会发现,其实我对自己总是带着质疑,总是觉得每个答案,都不一定是对的,那或许能有许多的衍生,许多原来我不知道的答案,或者那可以是一种恐惧。





想起在拉斯维加斯的那一天,那一天本该和我现在的女友他们一起公路旅行,开车到大峡谷,去看那浩瀚壮观,由地球千百年断层所形成的山脉,结果因为一些事情错过了,但我想老天爷似乎在考验着我些什么。

那天晚上,和我一起打工的室友,他叫永康,我想写下他的名字,因为人的名字总是特别容易遗忘,但这好像只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们一起在拉斯维加斯乱走,走到哪就是哪,没有目的,好像在等待什么似的。那天,我们就这样乱走到旁晚,搭着巴士,望着巴士里的婶婶们,是一群的婶婶,开心地高谈阔论,老公并没有陪伴左右,想必是大伙儿自个儿出来狂欢。拉斯维加斯就像一个游乐场,专属于大人们的世界,对我来说略显得格格不入的感觉,就像一个小孩在游乐场里迷路了一样。看着车窗外,是一片又一片的霓虹灯,各种广告牌,早上的拉斯维加斯并不漂亮,只有到旁晚,天暗了的时候,这城市才有了一点生气,有人出来说话呼吸的感觉,眼帘里出现了会移动的人群。






看着广告牌,想起在不久前到过纽约的时代广场,两者恰巧有种奇妙的同感和分别。拉斯维加斯感觉就像是美国人特意制造出来的城市一样,所有的设施都存在着目的,五彩缤纷的广告牌是商家千方百计地用某种形式催眠你怂恿你,把商品悄悄地安装在你的潜意识里,逼使得我真有点喘不过气,如何才能和这城市建立起一些连结,一些些就好,至少这样才能稍微快乐起来。




为了补偿浪费了得时间,并让今天不显得那么空虚和无聊,在夜间,我和同伴看了一场由太阳马戏团演的舞台剧,是以披头四时代为表演主题的演出,很好看的一场表演,可能对披头四有种莫名的崇拜,因为他们的音乐和演出,填补了这城市所缺乏的一种氛围,可能这也是马戏团选择演出披头四的原因吧。
也让我唤起.... John Lennon曾说过的话:Life is what happens while you're busy making other plans. 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同时,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