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2日星期三

吴哥寺的黎明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读蒋勳老师的书,去美国打工旅游的那半年时间,唯一携带的书本是蒋老师的著作“孤独六讲”,陪伴着我度过那段孤独的旅程,让我学会了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和想法。

从美国打工旅游回来以后,在偶然的情况下,女友问我想去柬埔寨吗?她想去看吴哥窟,当然我也想,所以很快地我们就订了住宿和机票,记得那时候是年头三月左右。

不管是吴哥窟,或者柬埔寨,我压根都没有太多的想法,也不晓得它的历史,只知道吴哥窟是世界七大文化遗产之一。

3月至11月之间,我几乎没找过任何有关的当地资讯。但犹记得的是,我买了一本蒋勳老师写的“吴哥之美”,里头讲述的都是关于吴哥窟各个景点的文化历史。

刚买下的时候,带着的是兴致勃勃的心情拜读老师的书,但读到的都只是表面上的,无法深刻地体会当地的建筑文化,和蒋老师书中描述的情景。结果,也就把书高挂在书架上,一直到临行的前一晚,才把这本书放进背包里,带着前往老师一去再去的地方—吴哥窟,尝试寻找老师所走过的印记,所体会到的感受。

虽然时间短暂,但足以让我沉淀在一个曾经辉煌繁荣的王朝,却因战争而湮灭在热带雨林里的文明废墟。




11月的柬埔寨是旱季,气温很高,但是早晨较冷,与马来西亚极为相似。

在暹粒的第二天,计划好了要到吴哥寺看黎明日出,所以早晨五点就起床了,拿了酒店准备好给我们的早餐,即前往吴哥寺。

从我住的地方出发,到吴哥寺,大约是45分钟车程,根据当地人的说法,日出时间大概在六点十五分左右,我和女友两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看见许多的游客在等待日出的来临。




黑暗的天空,疏落的人群分布在大道和护城河边,一起等待着盛大的黎明升起。

在此,请容许我引述蒋勋“吴哥之美”的一段描述:

吴哥寺的黎明,像一堂早课。我闭目凝神,看到血红色金光,看到朵朵红莲,看到一个帝国已经逝去的灿烂辉煌。

日出之后,有人鼓掌,好像看完精彩表演;有人默默离去,若有所失。美的显现,使人欢欣鼓舞;美的显现,也使人忽然如见本心,沉默感伤,悲欣交集,无以名状。

我总觉得吴哥城像一部佛经,经文都在日出,日落,月圆,月缺,花开,花谢,生死灭间诵读传唱,等待个人领悟。

这段描述,让我在看日出的当儿,感动不已,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感动,我看过许多不同的日出,在外国的或者马来西亚的,它们有什么不同吗?我很想知道,也试着问自己,我说不出来,但这画面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还有当时候的感受,可能我太渴求从那里得到些什么,可能我该问的不是自己的感受,而是我究竟能给吴哥什么,能给围绕我身边的一切人事物些什么,甚至是这个世界什么。

或许某一天,我会领悟,或许这辈子也无法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