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

涂上秋天色彩的汉拿山

<行前准备两个月前
天气摄氏30度,周末
心情和天气一样,还不错。>

当天,和她窝在客厅里讨论着接下来的旅行想去的地方,她滑着手机,遍寻着各种美丽的风景。我和她一样,两人低头看着手机,嘴里不停地说着这里怎样,那里怎样。讨论像无底深渊一样,没有确切的结果。直到一座名为汉拿山的地方出现在我们的眼帘,空气中顿时一片寂静,然后我们就异口同声地说:“就是你了,这个地方好漂亮。”

我们总算达成共识,行前规划也如预期般地完成。接下来就是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两个月后
韩国济州岛
天气摄氏20度,星期三
心情就像小学生去郊游一样兴奋>

在一个平常我不会起床的时间里起身,大约是大马时间6点,为何需要这么早起身,根据客栈的负责人说,攀登汉拿山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过了就不允许上山。这个成文的规定,似乎逼迫着大家一定要早起出发,委屈了爱睡的我们。碍于对大自然的渴望,只好硬战睡虫,早早起身出门,我们把前几天在釜山买的登山杖插在背包的左侧,穿上新买的登山鞋和防风外套,下楼吃早餐填包肚子,准备挑战韩国最高峰。
















这家客栈堪称一绝,地点位于中心和巴士交界口,附近方圆百里有无数的商店和餐厅,活像个在丝绸之路里关键战略地带的休息小站,时常会有各路英雄好汉路经休息。这里不仅免费提供早餐茶水咖啡,还可以打包外带美味的卤蛋和面包。由于时间紧迫,我和女友分工合作,迅速吃完早餐,把碗碟洗一洗就出发了。

济州岛早上的天气冰冷,或许对当地人来说还好,但对于我们活在热带赤道国家长达20年以上的人来说,已是冰冷至极,好在防寒措施做得不错。步行大概5分钟便到达巴士站。济州岛没有任何地铁,交通工具仅有德士和巴士,无形中这里的旅游业被司机们垄断了,突然有种当司机真好的感觉。

韩国人有个特点,就是特别努力工作。不管是菜市场卖菜的阿嫲,还是驾巴士的大叔司机,压根没看过他们偷懒,与大马相比,感觉就像天与地,这也是为何大马这么多年来都无法晋升亚洲四小龙的原因之一吧。等待大约10分钟,巴士就到达,看着手中的巴士地图,把想去的地方向司机说一遍,还好司机先生都明白我半桶水的韩语。如预期般地,大约45分钟的车程,我们就抵达了汉拿山的入口处,该入口处名为Seongpanok,也是攻顶的唯一山径。

来到入口处,天气比在市中心更冷,偶尔风吹拂而来,瞬间加倍了空气的温度。环顾四周,满满的人潮,有许多效仿韩国明星的蘑菇头的中学生、喜爱登山的人士。最让我们感到赞叹的是婆婆公公们也来插上一脚,与我们一起登山。我和女友在入口处拍了一张合照,然后双双热身准备。大约9点左右就开始出发。






沿途上,我们缓慢稳步前行,一边欣赏周遭的花草树木,一边感受大自然给予的祝福。爬山很像人生,高低起伏的,弯弯曲曲的步道,宛如一个初步入社会的新鲜人,满怀对梦想的热情,一步步地朝着山顶目标出发,过程中偶尔会感到疲累,也会因为机械式的生活步伐而感到沉闷麻木。所以,爬山从来都不是一件易事,而为何我们总是回到山上,或许这是证明自己存在的方式之一,也是对自我身心的一种修炼


































十小时又18公里的攀爬,几乎耗尽了我们的体力,那里的夜晚来得特别早,从山上下来,天色已黑,学生也像蝗虫一样消失无踪,剩下零零散散的人群,坐在石椅上谈笑风生,好像从来都没攀爬过一样,轻松之极。而我们为了早一步回到客栈休息,只好赶快搭上巴士回去了。

每一次从山上下来,回到休息处,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我们究竟是如何挺过来了。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26年了我究竟是如何走过来的,感觉上庸庸碌碌地,但又好像做了些什么。

在飞快的时光世界里头,我像瞬间长大的个体,从来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唯一能做的只有臣服和感受,让世界因为我有些简单色彩或一些微不足道的影响。













汉拿山很漂亮,路途上的花因为秋天而泛黄,颜色添加了更多的层次感,让人流连忘返。但如果你问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我会说是在半山吃的热辣的辛拉面,想念你我一起同辣共累的时刻,这是比登顶更快乐的事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