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7日星期五

雪場工作的小日子

從來沒那麼頻密的換工作,但在澳洲的幾個月內,總共換了三份工作,包括現在。從首份在一家食品工廠的工作,第二份在雜貨店,到如今的酒店打雜。

三份工作性質都不同,第一份是廚房幫工、第二份是理貨員,加收銀、第三份是什麼都做,像是洗碗、收拾房間、搬抬苦力、服務員等,老闆安排什麼就做什麼。

在澳洲工作,時數非常重要,就算時薪高,時數不高,掙的也不夠支付生活資本,因為房租基本就上百澳幣,午飯外面吃就十元起跳。當然如果你會理財,這些都不會是什麼大問題,一切總有辦法解決,只看你願不願意。

從踏入澳洲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工作,間中也曾有一星期沒工作,那是從第一份轉換第二份的期間。

在澳洲工作不難找,但好的工作卻難找,每份工作都有優劣,就看你追求的是什麼。有些人喜歡自由空間,理貨員是適合的,有些人喜歡高薪資,那當廚房幫工是不錯,如果你像我一樣,既喜歡自由空間和高薪資,那第三者雪場工作是最適合的,但就只限在冬季裡。

雪場很不錯,四處澳洲人,洋文說不停,每天早上你一句Good morning how are you,要不然就how are you mates,這種客套讓真性情的我感到不懂該如何反應。但日子久了,會發現這只是一種普遍的打招呼方式,沒接下一句也沒關係,就只是一種禮貌性的你好。

和澳洲人工作有個好處,就是會讓我這種亞洲人看起來特勤快。澳洲人工作一般喜歡做一下,休息一下,做一下,聊天一下。而亞洲人則喜歡埋頭苦幹,深怕被老闆看見,留下不好的印象一樣。

澳洲人喜歡晚上不睡覺,喜歡夜夜笙歌,搞到早睡的我們,每每晚上我都要開門出去,喊一聲,“Please quiet!We are sleeping。喔,對了,在這裡工作,晚上可以到bar裡,點一杯飲料,不管是啤酒、咖啡或是清水。這幾天喉嚨有些沙啞,昨天就點了一杯熱水加檸檬,對他們來說,我們這些亞洲人一定是個怪咖。

在雪場,早上和下午的時間是最寧靜的,就像我身處的Bar裡,四周就我一人,望著遠處的滑雪場,白矇矇的一片,雪場的上方還有纜車一輛一輛的來回運行。今天看似比昨天人多了一些,可能天氣稍微好的關係。但,艷陽高照原來只是掩飾啊,外頭還是冷得入骨啊,還是窩在酒店裡看看書,寫寫字好了。




2017年7月5日星期三

預測有兩種

不管是整個局勢還是個股的走勢,必須時時貼緊事實,不作無根據的預測。不過,這裡必須強調,預測有分別。我們要根據所看到的已發生的事情,去預測會有什麼可能的結果,但是我們卻不去預測還沒發生,不知是否會發生的事情。

-逆風前輩


不管是基本面,還是技術面,我們總是在使用兩種方式進行著評估和預測,我也不例外。這說穿了就是個猜謎遊戲,猜對了就賺錢,猜錯了就虧錢。但這有別於賭博,除非你懂得計算概率。

預測就像猜測未來還未發生的事情,但我們的預測和評估從來就不可能百分百準確,那是神才有的作為,就算巴菲特也不可能。

個人覺得巴菲特的成功源自於他那每天閱讀的習慣,因為閱讀讓他得以比平常人懂得更多的資訊,並將資訊整合評估,讓他常走在很多投資人前面,讓他擁有比常人準確的預測能力。

因此預測必須像前輩所說的,根據事實去評估和預測,去預測其有可能的各種結果。這樣吧,舉個例子,一家公司“計劃”擴充,於是我們就可以預測公司業績在未來有所提升,但未來幾個季度業績並沒有突破。歸根究底,原來公司只是計劃說說,還未有實質的行動。

而相反地,一家公司正在擴充,工廠生產線開始運行,根據確切發生的事實,我們可以推測未來的盈利能見度高。

以上兩種情況,第一種就是“還未發生的”,第二種就是已發生的。

作為投資人,我們時常會陷入第一種的情況,時常會被各種文章、新聞、投行等所撰寫的文章影響,從而有了憧憬而買入,殊不知我們期待的久久仍未到來,浪費了時間成本的當兒,還自欺欺人地認為公司仍在努力,盲目地期望從未發生的事情。


因此在預測錯誤的當兒,承認錯誤,並不是件可恥的事情,對蛤蜊來說,在漫長的投資旅程中,如何將盈利不斷累積提高,才是對的事情。我們這一生,只要不做太多愚蠢的決定。就像巴菲特說的,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情,足矣。